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句容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6 22:39:59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句容白癜风医院,南京华厦白癜风医院,北京好白癜风儿童医院,甘肃白癜风初期症状,潍坊能治白癜风的药物,汉源白癜风医院,单纯糠疹和白癜风的关系

原标题:高考前两月冲刺账单普遍超10万 模考班生意火爆(图)

总计:约46.18万元

本报讯 (记者 林艳 武文娟)“2017年高考,孩子输不起,家长更输不起……”、“北京知名教师领衔,多年高三毕业班成功教学经验……”高考前,各个辅导机构推出的高考冲刺辅导班再次被热捧。不惜重金再为孩子“托一把”,短短两个月为高考花掉10万、20万的家庭不在少数。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不少家庭的教育成本就像高考冲刺一样,在这个阶段也达到了“冲刺”巅峰,投入达到最大化。

高考辅导班型众多 考前三天仍可报班

北青报记者调查了解到,针对高考的辅导班班型可谓种类繁多,不仅有传统的大班教学、一对一辅导,还有全托管班、全日制班以及半托管班、模考班、考前点题叮咛讲座班等等,部分班型高考前三天都可报班。

一家连锁的高考培训机构还在高考前的6月3日和6月4日两天新开设了一门名为“高考模考班”的课程。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该班的收费为每次课程500元,每节课1个半小时,共两节课,考生可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科目选择,甚至可以在当天进行现场报名。该课程的主讲内容为完全模拟真实高考全部流程进行全真模考,调整备考状态并对模拟题进行试题解析等。

另外一家位于海淀区的高考培训机构在高考培训班型中则推出了高考全托班和半托班的课程,并提供住宿和饮食。该全托管班的课程安排从早晨6点半到晚上10点,全天共8个小时的“一对一”授课和晚上3个半小时的答疑复习当天知识。该培训机构还向家长承诺托管辅导后孩子所能达到的高考目标,如果达不到目标将返还辅导费用,不达标就退费。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这些班型根据不同学生的需求报名情况都非常不错,一位高三的同学向记者介绍:“我们一个同学成绩不太好,考前几天就全天都出去补课了。”当北青报记者以即将升入高三的学生家长身份咨询高三辅导课程,一家连锁高考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表示,现在需要赶紧报名了,不然好的“一对一”老师在高考结束后很快就预约出去了,到时候再报名就没有好老师了。

“一对一”受热捧 最后冲刺投入超10万“我就高三上了两门一对一辅导课程,其他都是大班上课,就这样还花了超过15万,在我们班花15万都不算多的。”一位高三考生向北青报记者透露,在最后高考冲刺阶段,他们班多数同学都报了“一对一”,而这种课外辅导班价格不菲。

北青报记者咨询了一家人气较高的高考连锁培训机构一对一辅导课程收费,该机构表示,一对一辅导老师的价格要根据老师的经验多少来定价,“我们的老师一般在一节课400元到1000元左右不等。但是一般的学生请400元到500元的老师就够了,1000元一节课的老师都是特级教师级别的。”北青报记者了解到的高考辅导课程一节课的收费最低也在300元左右。

近年来,参加高考前的“一对一”冲刺辅导,已经成为备考前的一种新风尚,即使价格不菲也难挡人气。“最后两周,我们班有半个班同学都不在学校复习了,都在外面上一对一,我知道最多的有一天上六个小时的。”东城区一名高三考生说。高考冲刺前“一对一”的火热,连非高三年级的学生都有所体会。“我们这几天根本约不到好的一对一老师,全在给高三考生冲刺辅导,我们的时间都得排到周二之后。”八一学校一位高一学生表示。

调查

课外班12年花费35万至60万

对于培训机构、课外辅导的“依赖”和热衷,对不少家庭而言绝不仅仅是高考前的这一短时间投入,只是在高考前这一投入可能达到了最大化。从小学的特长兴趣班开始,到初高中的文化课补习,再到“一对一”高阶辅导,不少家庭的“教育账本”里都不会少了课外辅导这一块,甚至账目惊人,少则十多万,多则达上百万。

北青报记者对来自人大附中、清华附中、八一学校、101中学、交大附中、育英中学等十余所海淀学校的100名高中生做了一次随机的访问,这些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都上过各式各样的课外辅导班。其中32.2%的学生年均课外班花费在1万-3万左右,这一水平最为普遍。年均花销在5万元以上的最少,但这类学生也达到了18.9%。同时,年均花销在1万以下的同学占到28%,每年平均花销在3万到5万之间的占20.4%。

“学校基本没有什么花钱的地方,除了高中学费和孩子的餐费,这些到高三也花不到几万块钱,主要的教育投入都是用在上课外辅导班了,这才是一笔大投入,一年几万块是逃不掉的。”西城一位高三考生家长表示。

北青报记者按照调查结果进行推算,一名同学从小学一年级至高三共12年之间用在课外辅导班上的最高费用超过60万。如果每年花费在1万-3万左右,12年间上辅导班的平均费用也达到12万到36万之间。如果年均花费在3万到5万之间,那么12年间的平均花费也将达到36万到60万。

文/本报记者 林艳 武文娟

初三高三花费达到“峰值”

面对课外辅导班的花费,北青报记者发现初三、高三年级的课外辅导班花费普遍会达到“峰值”。东城区一位高三的学生说:“初一、初二、高一、高二我都上的是普通班,虽然是全科,但是花费也不是很多,但是进入初三、高三我爸妈都会对我相对比较弱的英语和化学报一对一辅导课,就为了再冲刺一下,这样的话每节课都是800块左右,这成本一下子就上去了。”“都到最后了,也是最关键的时刻,当然不会不舍得花这笔钱了。”一位高三考生家长向北青报记者透露,虽然女儿成绩很优异,但为了最后阶段能冲刺到更高的分数,两个月已花近20万用于“一对一”。

为提分家长投入重金和时间

早晨7点40分送大女儿上数学一对一高三冲刺班,紧接着回家照顾小女儿,11点45分出门前往培训机构接大女儿,12点10分接上大女儿送其到学校,回家路上给小女儿买速食,下午1点半左右接着出门,送小女儿上美国私教英语一对一课程,送完小女儿后马上赶回大女儿学校接其放学回家,回家路上买全家晚上吃的吉野家快餐数份,再把大女儿送回家后,返回外教培训机构接小女儿,再将其送往晚上的语文小班课培训机构,回家小憩一会儿,晚上8点再出门接小女儿回家。第二天,7点40分接着送大女儿上数学一对一高三冲刺班……

这是高三考生家长吴女士每个周末的固定行程,为了大小女儿上课外辅导班,每到周末她都忙得像赶集一样。北青报记者在调查中还了解到,这一像赶集似的课外辅导行程,吴女士家庭绝不是一种例外,甚至有些普遍,多数家长为了能够提分都会不惜重金和耗费大量时间陪孩子参加辅导班。

像多数家长一样,吴女士也坚信,教育是最好的投资,“只要孩子能提高一分,我们就愿意投入。”据了解,由于两个女儿都上的是一对一辅导,为了让单价更实惠,就需要买入大量的课时,总的成本也因此变大,每个女儿每一期课程都需要五六万的投入。吴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上学期,已是高三毕业生的大女儿成绩进到班里前三,这就是她对于为何长期带孩子上课外辅导班的解释,“成绩确实有进步,所有的投入都是值得的。”

另一位东城区重点高中高三的学生也向北青报记者透露:“只要能提高分数,我爸妈在我上辅导班这件事情上一点都不会含糊。”

有学生反思“未必真的好”

“我是极讨厌一对一的。”也有部分学生对于高考前这一冲刺方式并不能接受,101中学高三考生胡同学解释说,“我们这时候作业多,一周休息一天,有的人还有几小时的一对一,学校作业都写不完,还要写一对一作业,真的很累,效率也不高。”由于父母看到听说“一对一”效果好,并看到很多同学报一对一冲刺,怕胡同学落于人后,因此“逼”着她上一对一课程,但上过两次课后,胡同学就难以忍受,决定放弃这个课程。

她认为,“一对一”浪费时间、金钱,反而给学校的学习带来负面影响。“很多人报了一对一,是觉得有些内容在学校没听明白,但一对一反而让大家可能错过更重点的学校学习,毕竟学校老师比一对一老师要了解高考得多。我之前上的那几节一对一,一周内我要忍着不问老师问题,不然一对一就没问题可问了,太难受了。”

从小学二年级开始上英语课外班,初高中语文、物理、化学等学科也分别有过课外辅导经历,现为西城顶尖中学实验班高三生的王同学,成绩一直不错,由于是名理科竞赛型学生,过去的课外辅导经历,文科确为补短,理科则全是为提前完成高阶的学习。高考前,王同学对于过去课外班给自己打下的学习“烙印”和影响,有了一些反思。

“现在回头看,我过去上的那些课外班,真的未必是好事。”王同学分析说,“课外班相当于剧透,把做题技巧和结论先告诉了我们。等到课内老师上课再讲结论的来源的时候,我们真的就听不进去了,因为满脑子只有错综在一起的结论,可现在高考就爱考"结论的来源"。所以到最后时刻,觉得效果很糟。”

不只是王同学有这样的感受,不少和他有过类似课外辅导经历的同学也和他交流过同样的想法,“这么多年课内外的学习,我们都明显能感觉到课外班太"实用主义"了,过度注重结论和做题技巧,因此许多知识是碎片化的,没法在学校老师指导下建立完整的知识体系,不了解知识的来龙去脉,因为被课外老师提前给的结论省去了。”

课外辅导对于学校课堂的学习影响,也是王同学高考前的一大反思,“课上效果确实降低了。重复的内容不想再听,导致错过很多精华。但事实上老师们设计的引导我们思考的问题,全都无用了。”

即使是一名竞赛型学生,但让王同学高考备考时感到力不从心的是,在这种课外辅导的长期培养下,变成“只会做已有的题,没出现过的新题不好说”。

图示制作/陈波

家庭样本

46万“教育投入”全用于课外班

就读于某重点中学的高三学生关童(化名),从幼儿园到高三,几乎每个学龄阶段都在上课外辅导班。高考前夕,他们家12年的“教育账本”总计超过46万元。

专家观点

依赖课外辅导学生易后劲不足

已带过10届高三毕业生,今年仍是高三应届班主任的罗老师告诉北青报记者:“到高三一个家庭给孩子上课外辅导班花五六十万,这都算少的,好多能花到上百万。还有个别经济条件一般的家庭,父母甚至愿意把大部分工资用于给孩子上课外班,就剩点伙食费。”

基于多年的观察和分析,罗老师承认,虽然培训机构的老师良莠不齐,但是比起学校,课外辅导机构最大的优势是,能为学生提供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外面的知识和教法不一定比学校有优势,但一对一的特点是个性化定制,而学校是普适化教学,做不到对每一位学生的认知先后、思考深度、思维习惯都一一关照。”对于课外教育投入越来越成为一种趋势,罗老师表示,“课上听得一知半解,有些学生课后就会找辅导老师进行知识的确认。毕竟有些学科,一个老师带三个班级,不可能对所有学生"一对一"长时间辅导。”

但是,对课外辅导形成依赖的学生,在不少老师看来,也会产生明显的问题,“一个孩子有没有在外上课外辅导,我们只要教过几节课后就会知道。因为辅导班可以教给他们各种解题的"套路",但这样的依赖往往容易让学生丧失更宝贵的学习习惯和思考推理能力。”

“我们老师中间经常会发现,有通过课外辅导冲刺中考考上高分进来的孩子,但是高中上一阵就跟不上了,因为他们往往只会解见过的题,没有形成真正好的学习习惯和思维,后劲不足会很明显,这样他们又得继续上课外辅导班,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只能源源不断增加"教育投入"。”罗老师表示,只有发现学生因课外辅导班,在学校上课期间睡觉,或已经带来不好的影响时,老师们才会进行提醒。“眼睛都睁不开了,这种课后的精力消耗和疲劳,最终不会带来好的学习效果。”

特别感谢:学通社海淀分社

作者:林艳 武文娟来源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大新白癜风医院